天舞星风

【铃求】最初之作,最后之作(上)

cais:

明明是个四季控,怎么整天尽写些稗田家的事。

整天写些稗田家的事就算了,怎么就是不肯写阿求。

我的名字,不过是序号而已。

我是……御阿礼之子,第十四任。

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已经大约是6岁的时候了。

完全无法忘却呢,前任们的记忆突然在一天内回忆起来的时候,当我抱着头蜷缩在角落里痛苦的大喊着的时候,当我喊着“稗田的记忆”的时候,大人们的表情,完全没有丝毫的心疼,我看见家中的亲戚脸色苍白地后退着,然后果断地冲出了家门,在外面不知道大喊着什么……大概,是在宣布御阿礼之子的诞生吧,这些都是我从之后的事情里推论出来的。

不过一会,寺子屋的老师便带着一些人来到了家里,把已经近乎昏厥过去的我抱了起来。

之后,彻底失去意识的我也就什么都不知晓了,毕竟那千百年的记忆突然的苏醒压得我喘不过气,我似是在梦中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。

当我再度醒来的时候,就已经身处稗田家中了。没有父母,没有玩伴,只有那些注定伴我终生的书籍,寂静地立在那。意外的,我没有丝毫的排斥,而是冷静地接下了这份工作,接受了我短命的事实,接受了我将无法再度拥有所谓“童年”的事实。

六岁的孩子,某种意义上经历了重生。

自那以后,我便觉得人生中应该是再没有什么惊喜了吧。我会在这平淡中逝去。

直到……

 

 

“稗田大人。”一边的侍女毕恭毕敬地伏下身子,等待着我的回话。

说起这些仆从,大概也是为了稗田家能够正常运作下去而自愿担当服侍工作的吧。那次“苏醒”以后,我渐渐意识到,身为御阿礼之子除了拥有过人的“求闻持”之力,关于《幻想乡缘起》的记忆之外,还不得不接受一项“馈赠”——病弱不堪的躯体。

也难怪人里会费尽心力安排些人来服侍吧,只凭我一人,这个稗田家可支持不下去。不过,我想,在我短暂的寿命终结之后,这些人也会重拾正常的生活吧。我们,互为过客而已。

轻轻地将笔放下,我转过身去,看着始终伏在地上的侍女,心中暗自叹气,开口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应该是村中的庆典之类的吧,有时候人里有新的店铺开张偶尔也会邀我前去。若是妖怪前来帮助相关资料的编写,也大都是由妖怪贤者带领着来到屋内,一般不会由侍女通知。

“稗田大人……二岩大人已久候多时了,今日大人将在二岩大人的陪同下前往铃耐庵。”

“二岩瑞藏啊……”我缓缓起身,整了整衣裳,喃喃着,“那个狸猫,虽然偶尔也有见过几次,大都是在人里偶尔碰到的。不过,今日所为何事?”

说到那个铃耐庵,记得是人里中有名的闹鬼书屋吧,村里的小孩好像经常到那边去试胆。好像在百年前就已经建成了,真是好奇人里的居民居然还未将其拆去,怕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。不过,平日里也没听过有人为铃耐庵这间毫无生气的书屋干过什么呢。

“二岩大人只是说这是稗田大人必须经历的一个‘仪式’,其余并未有任何透露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我将桌上的书本收好,走到侍女的身边,“那就先去见见二岩吧。”

那只狸猫,虽然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让我觉得这只妖怪性情有些古怪,似乎总是在密谋着什么,不过凭借着前任们留下的记录,我认为至少在人里,这位妖怪还不敢有什么造次,况且是专门有关我的事,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“是。”

就让我,去看看那个传说中的鬼书屋吧。

 

“诶呀,这就是第十四任的御阿礼之子呐。以前还没怎么仔细看过,长得真是精致呢,老朽喜欢。”眼前的狸猫装扮成人类的样子,说话的腔调像是村中那些老人,不过也是,这位妖怪,就算是在幻想乡中也排的上是老资历。不过,不知为何,被她这么莫名的夸赞,总觉得心中有一丝不悦。

“那么,二岩大人,今天有什么事呢?”

“真是心急的御阿礼呢,先到了铃耐庵老朽再与你细谈吧。才不过八岁就有这样的面容,还真是个美人胚子,长大了还怎么了得呢。她也一定会很喜欢你吧。不过……看来这份才学气可并未被美丽的容颜随掩盖呢,你的那份‘博学’也在吸引着她呢。”

且不提这个狸猫口中的神秘的“她”到底是谁,她的口气和话语的内容着实引起了我的反感,我也不再理睬她,自顾自地走在狸猫的前面,明明是当时她领着我前往铃耐庵的,结果却变成了我领着她的状况。

总感觉狸猫在用着什么不怀好意的眼光盯着我,这让我觉得十分的不好受,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幸好,铃耐庵距离稗田宅也并不算远,不过是百米的路程,散发着诡异气息又破旧不堪的书屋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门上的“铃耐庵”几个字却不同整栋书屋,呈现出反常的“崭新”,与这书屋格格不入。

“这个牌匾。”我伸手高举着,转头看向狸猫,“是最近新装上去的吗。”

“毕竟这家书屋马上就要重新营业了呢,不装修一下可不行呢。”狸猫双手揣在袖子中,颇为悠闲地说着,看起来对于这间书屋的事情,她也知道的不少。

“重新?”我挑了挑眉,狸猫看着我疑惑的眼神,那镜片后的眼睛透露出得意的情绪,她微微翘起嘴角,不作任何解释。狸猫走上前来,推着我打开了铃耐庵的大门。

“喂,你……”我挣扎着退后,却根本无法抵抗狸猫的力量,明明看上去,她只是简单的“推”着我而已。

“稗田家的小姑娘别这么紧张嘛,且不提你的身份,老朽在这人间之里可也不敢做些什么呢。”仍旧是那般轻松的语调,与那不容许丝毫违抗的巨大魄力相反,我就被这样强行地推进了铃耐庵。

“喂~铃耐庵的店主,老朽可是将你要的人给带了咯~”刚进门,身后的妖怪就喊出了声,不过,铃耐庵的店主是谁,我可不曾听说过人里有这号人物,就连孩童们之间传递的怪谈,也从未提到过所谓“铃耐庵的店主”。

还未多加思考,不知从哪传来的风打断了我的思绪,风在狭小的木制房屋中疯狂地流动着,从间距极小的书架之间窜过,发出有些骇人的呻吟,并且引得我与二岩宽大的衣袍一同翻动起来,我死死地按着自己的刘海,看着前方。

我最终还是摸透了这股风运动的规律,以书屋正中的书桌为中心,风呈螺旋状流窜着。在一片阴暗之中,我隐约地看到桌上唯一的一本书在风的吹动下,似是被什么人快速翻动一样,书页的声音大得吓人,渐渐得,书慢慢漂浮了起来——简直就像是透明的人单手拿着书一样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风慢了下来,那萦绕在脑中的呼啸声也终于渐渐散去,书页翻动的速度也似是慢了下来,恢复到了正常的翻书的速度。就像是平时对于一本已经熟读百遍的书,只是为了再度熟悉内容随而意翻动的速度。

明明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我却感觉眼前的变化是在一瞬间完成的,四周烛台的灯不知何时被点上,书桌上的烛台摇曳着的火光映照着书桌后摇椅上的人。红白格子样式的和服,深橘色的头发被扎成了俏皮可爱的双马尾,以摇铃状的发饰点缀着,深红色的眼睛前架着圆形镜片的眼镜——最令我注意的是,方才被风吹动的书此刻正服服帖帖地待在她的手中,被她一页一页翻动着。

“你好呀。”

眼前的人视线仍未离开书本,自言自语着,不对,是在对我说话吧。

“我是这间铃耐庵的主人。”

“这到底是……”我问道,脸上的疑惑,不可思议恐怕早已展露无遗了吧,身后的狸猫似乎也没有解释的意思。

“叫我小铃就可以了。”大概是浏览完毕了,眼前的人凭借单手“啪”的一声将手中的书合上,红瞳终于看向了我。

总觉得,那不该是人类的眼睛。双手早已被冷汗浸透,这种事情,我也无法分出精力去关注了。

像是看透了我的想法,铃耐庵的店主继续说道,习以为常的语调,如同早已说了数遍那般熟练——

“我呢,是书的妖怪。”

【瞎扯】虐文党宣言

千湖传说:

太棒了。
在下便是向往四十米大刀的只会产糖糖罐子。

破洛:

啊啊啊啊啊超级喜欢那样的感觉的!

  
  

北邙山下尘:

  
   

在微博上跟人怼(不是)的产物,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,在这边存个档,混更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提的原po微博搜“甜文党宣言”即可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
   
   
   

=正文分割线=

   
   
   


   
   
   

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,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
   
   
   

虐文党宣言

   
   
   

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诸君,我喜欢虐文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诸君,我很喜欢虐文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诸君,我非常喜欢虐文。 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。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。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。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。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古今中外,五湖四海,天上地下,六合八荒,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虐文,只要写得好,我都喜欢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同一阵营的伙伴,最终因理念不合分道扬镳,哪怕日后在决斗场上相见,也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不同阵营的对手,私下相互欣赏甚至引为知己,却不会因算计弄死对方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,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,相视一笑,慨然赴死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,在理想实现的时候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,私交有憾,唯留功业不朽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爱一个人,求而不得,淹死心底不可告人的暗恋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爱一个人,求而不得,巧取豪夺强扭的瓜却不甜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爱一个人,求而得之,纵然是齐眉举案,到底意难平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爱一个人,求而得之,最后被岁月消磨了所有激情和当初美好的时光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为爱人对抗世界,历史的车轮下肩并肩被碾碎的两颗蝼蚁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为世界放弃爱人,拥万里江山,享无边孤单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在一起之后困于柴米油盐再不是童话的王子和公主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嫁入高门后忘却了当年淳朴善良的自己的灰姑娘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彼此都太过锋芒毕露互相刺得遍体鳞伤的相似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本来珠联璧合却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决裂的互补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涸辙之鱼曾相濡,他日相忘于江湖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喜欢轰轰烈烈,生死皆如绚烂之夏花,哪怕短暂亦能夺人眼目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也喜欢乏善可陈,身后一地鸡毛无人问,用冗长而平庸的一生去见证他人的故事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就是喜欢这样对自己和他人笔下的主角:【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】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而这都是为了动心忍性,从TA身上的每一个犄角,榨出让我迷醉的——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人性的光辉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顺流而下,人皆可为,只有逆流而上的勇者,才能震慑我的灵魂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诸君,假如上面那段话让你有所共鸣,假如你受够了那些腻歪的所谓小甜饼,那么:

   
   
   

翻出你的文档,敲起你的键盘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开虐重英豪,文章教尔曹。他人怀糖罐,我有笔如刀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人各有好,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TA接受我喜欢的东西,也不会用软弱浮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我只是想在满屏糖粒子里面发出一点声音,让我的同好知道,我们绝非异类,我们并不孤独,仅此而已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
   
   
   

毕竟我们的口号是——

   
   
   

只求曾经拥有,不求天长地久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

生前何须圆满,死后自会重逢。

   
  
 

「风神组」京都秋风

四围琉止:

弱智的千字小短文
超甜der(自我感觉
终于写了本命cp
怎样都好请给我文苗吧!







“这里就是京都哦,可惜今天没有下雨,不然就连那些风也是枫叶一样的金红色呢,对了,像文小姐的扇子一样。”久违地到结界外游览了一圈,疲惫的她们坐在破旧的神社前,早苗望着阴霾的天空,从廊下伸出手去。 

文摆弄着她的相机,快门的声音时不时从手中响起,“这可是绝佳的素材,得快些拍下来才行。”她显得很兴奋,不如说是她的职业习惯,“显界真是有不一样的景色呢,我也活了这么多年,那些像塔一样的烟囱,贴着反光材料的楼房,我可是做梦都没有想象过。”

因为喝了些之前灵梦送来的酒,早苗的脸色笼罩着一层薄红,“所以我总觉得,我和文小姐你,或者和幻想乡的其他人不一样呢,倒不是自恋什么的,就是觉得可能有些地方的差距难以弥补。就连酒量也是。”

出乎意料地,文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转过头来看着早苗,“但这就是你的特别之处啊,这种特质难道不是很有吸引力吗?”她像平常一样捉摸不透地笑着,“京都啊,早苗小姐就是来自于这样的地方,我能不能算是有幸更了解你了呢?”

不知道是酒劲更上还是因为害羞,早苗觉得自己像台蒸汽机一样呼哧呼哧地冒着烟,“哈。。总觉得被这样评价有些难为情呢,毕竟文小姐你总是不着调的。”她用手里的御币扇着风,企图掩饰自己的紧张,目光也移开,不敢看文的脸。

“。。。”文沉默了一会儿,收起脸上的笑容,换上一种不似她的认真语气,“早苗啊,你说风是金红色的吗?我倒觉得,风是湖绿色的呢。”

“诶?文小姐你说什么?”早苗没听清她的话,因为文腾地展开了漆黑的羽毛翅膀,飞出了回廊外。她握着扇柄缓缓地抬起手,又飞快地落下。风便随着她的动作而来,轻盈又热烈地轻轻旋转着,扰动着近地的雾气与远方的枫林,一层一层地缠绕在她身旁。文暗红色的眼睛注视着早苗,随着风扬起又落下的黑发下是一个极尽温柔的笑容。

雨也在此时降临,沿着风的轨迹连成一丝丝闪光的线条,一转眼它们又纷纷改变方向,让早苗想起从前在显界看过的海,雨与那些浪潮一样让人无法抗拒,在它们面前一切都变得不能推诿。早苗睁大了眼睛,她不在意雨滴是不是会落进眼眶,她只是连同那些往日的快乐与悲伤一起,回敬文一个安静的注视。

缀着蛙与蛇的绿色长发也像雨一样在风的拥抱下起伏着,描绘着缱绻的曲线。文的木屐踏在青石的地面上,她一步一步地向早苗走来,从风雨声里传来一声声和谐的脆响,像是这乐章里的鼓点。“早苗小姐,你是祭祀风的现人神。”

她是幸运的,被风眷恋的人,总是能读懂风里流淌的感情。早苗早就明了她的意味,她又何尝不是怀抱着这样的想法呢?

“我明白,因为这是文小姐的风啊。”她灿烂地笑着,眼里溢出柔和的海浪,随那些温暖的绿意融进风里。